5G商用元年,哪些创业将迎第一波红利?


文丨陈之琰

编辑丨洪鹄

过去二十年,人们的生活从2G“短信和彩信的时代”,到3G首次开启“移动宽带”,再到习惯了4G网络下移动端高清视频、网络游戏成为日常生活。可以说,20年来中国最大的几波创业机会,都与移动通信系统的代际更迭密不可分:从即时通讯软件(QQ)到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再到美团点评、滴滴出行等基于地理位置的本地生活类应用,从视频网站(优爱腾)到快手、抖音等短视频app。

因而,当今年6月工信部5G商用牌照正式发放,2019年被舆论广泛称为“5G商用元年”——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5G是否会像此前3G、4G之于移动互联网创业那样,引领新的科创浪潮,而最大和最迫切的创新机会点又在哪里,理所当然成了当下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

36氪通过采访通信业专业人士及投资者,结合5G研究的相关专著,以期用尽可能平实的语言回答两个问题:

第一,5G来临究竟对日常生活和意味着什么?

第二,在5G从起点向全覆盖发展的进程中,哪些创业将会迎来第一波红利?

5G究竟意味着什么?

G即generation“代”的缩写。移动通信系统从1G到2G,是模拟电路到数字电路的转变,芯片更小,处理信息能力提高;以CDMA技术为基础的3G,实现从语音通信到数据通信的飞跃,首次引入了“移动宽带的概念”,手机不再仅为打电话而存在;而很快3G就向4G过渡,同时利用互联网和电信网络的技术进步,带来了更高速稳定的移动宽带体验。

简而言之,1G是声音通话,2G是在1G基础上加上电子邮件和网页,3G是在2G的基础上加上平台和服务,4G则在3G的基础上加上大容量内容。

5G则要在此前“通信变快”的基础上进一步进化,使得通信达到高可靠、低延时的目标,并能够同时承载大量终端。这将带来一系列的变化:

首先,5G基站建设急剧密集。5G核心是要解决多终端与基站通信造成拥堵的问题,最简单和现实的解决方法就是增加基站建设的密度。若说,4G是一公里的范围内建一个基站,负责这方圆一公里范围内的手机和基站的通信,那么,5G单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则在半径一百多米。所以,从5G商用开始,肉眼可见的变化将是:基站会非常密集,达到200-300米一个基站,甚至100米一个基站的密度。

其次,人们拥有更快、更好、更“健康”的网络。随着手机和基站的距离缩短,人们将感受到与4G不同的网络体验:第一,建筑物干扰的问题得到解决;第二,每个人分到的带宽将显著增加。同时,由于基站的通信范围介绍,功率也随之降低,基站周围的电磁波辐射也将降低。

最后,IoT(Internet of Things,物联网)。《浪潮之巅》作者、硅谷投资人吴军则更倾向于将物与物、人与物都能联网的事物称为“万物互联”,并认为它将是“第三代互联网”——第一代互联网是计算机与计算机联网,第二代互联网形式是移动设备间的互联,实质是人与人的相连,而第三代互联网是万物互联,即以人为一个中心,各种物件从孤立的变为可连接、可监控的。

5G第一波创业红利降临何处?

一个创业者想要在5G时代寻找新的机会,特别是在互联网服务领域创业和创新,将面临着与此前几代通信技术变革时期完全不同的创业环境。其中最大的不同在于,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服务需求落后于通讯技术的发展。

“2G、2.5G的时候只能发个很少字符的短信和很小图像的彩信,而那个时候基于固网和PC的互联网服务已经是邮件、浏览器等大数据流的服务。移动通讯技术是落后于固网的、当然也落后于人们的互联网需求,那个时候移动互联网的瓶颈在于通讯速率,所以3G、4G网络一建成,首先是固网的应用直接平移到手机等移动设备上,同时,具有移动特性的服务出现爆炸性成长,如:手机音乐、视频、社区、微信、电商、移动支付等。”峰瑞资本合伙人杨永成接受36氪采访时说,“当我们进入5G时代,在感慨跻身于世界技术前列的同时,我们对如何使用这个高速率通讯又有了些许焦虑,大家一时找不到不同于4G时代的刚需了。”

他提醒视5G为新风口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们:“5G商业化的初期,大概率是硬件设备供应商的盛宴,而围绕5G的应用和服务;大概率不会像3G、4G时代那样呈爆发性发展,特别是出现一些以前没有的,规模巨大的互联网服务形式和领域。这个局面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要有足够的耐心和耐力等待新的idea的产生、发展和成熟。”

尽管5G很难短期内出现爆发性发展,杨永成仍然看好5G的长期发展。“第一,尽管从互联服务维度看,眼前5G可能没有那么急迫,但5G商业建网、运营本身对中国科技和国民经济作用巨大,是个长远利好的大事件,没有理由不乐观。第二,就世界范围内,当前没有哪个通讯技术比5G更好,更适合中国的国情和市场,没有理由不热情洋溢地好好干;”

一些业内人士则直接将围绕5G的商业机会鲜明地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基础建设,下半场场景应用。

纵向来看,与5G相关的商业机会将包括:5G网络设备中最微观的各种零部件,包括器件、芯片等;其次是包括手机、基站等在内的各类设备;接着是围绕5G网络运行的运营商网络;以及,运行在5G网络上的各类应用,例如to C领域的移动互联网app,以及to B领域的工业互联网等。

云启资本副总裁郑瑞庭告诉36氪,5G不是全新的投资赛道,而是4G赛道升级,其发展路径将与4G时代类似。至于是否会诞生类似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浪潮,还有待观察。他认为,5G网络基础建设时期将持续5-8年,在此阶段,5G设备生产以及与设备相关的零部件企业将吃到最早的红利。

“当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完成区域性覆盖后,随着5G手机保有量提升,才会真正诞生5G的应用。”郑瑞庭说。

以下列举几类将最先得到5G商用红利公司类型——

1.基础建设:5G器件和光通信企业

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近日在参加活动时称:“中国会在7年时间里建600万个5G基站,要花1.2到1.5万亿。明后两年将是建设高潮。”

当前5G网络建设正在逐步展开,芯片、射频器件等5G器件企业将自然而然首先受益。值得一提的是,光纤光缆、光模块等光通信勤业也将得到进一步发展。

“因为我们和基站通信的速率增加,又有很多IoT的设备连进来,总的通信量就增加了。”吴军认为,光纤依然必要,从事光纤通讯产业的人将是5G的获益者。

2.娱乐领域:云游戏可作为,VR存疑

2019年在被称为“5G商用元年”的同时,也被称为云游戏元年。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在IFA 2019主题演讲中就称5G云游戏是他“最为期待的用例之一。”

由于云游戏有脱离终端限制、直接在云端服务器运行游戏的特点,使得5G商用将为其带来切实助力,从而称为应用层面最先火起来的“5G风口”。根据腾讯研究院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9月,全球范围内入局云游戏的公司共计152家,共推出了超过30家云游戏/游戏流媒体平台,其中中国入局企业达22家。

最新的消息是,12月18日,英伟达公司CEO黄仁勋正式宣布,将与腾讯合作推出START云游戏服务,并打出“让好玩触手可及”、“任何设备,想玩就玩”两条标语。此前,网易云游戏平台亦在11月29日低调上线,目前有40多款网易手游供玩家选择。

另一边,有舆论鼓吹曾经失败的“风口”VR也将趁着5G商用重新崛起。对此,杨永成认为,5G只能解决VR一部分数据传输问题,而如何处理数据、如何解决可穿戴设备的轻量化、舒适性、低功耗等问题,依然需要大家在技术上继续不断地努力。

3.工业赋能:AR的to B应用

对VR存疑的同时,杨永成更看好AR眼镜的未来,从市场需求和应用前景上看,特别看好AR眼镜上围绕摄像头的应用前景。也有多位受访者认为在5G赋能to B的领域,工业级AR将会最早看到成效。

AR技术在工业领域主要有以下几个典型场景:远程协助,员工培训、作业指导,产品展示。其中,远程协助是AR技术非常典型的应用场景,即通过AR技术,在设备出现故障时,远程的维修工程师可以通过AR眼镜或者手机、平板上的摄像头看到设备的故障情况,并通过AR眼镜或者平板的显示器对设备附近的工人进行作业指导,从而减少了工程师出差前往设备的人力成本,也减少了机器的维修时间。

由于AR对数据运算的要求很高,随着高宽带、低延时5G网络的铺开,2020年或将是工业级AR的发力之年。然而,AR要实现从工业领域真正走向消费领域,则需要在硬件轻量化、交互技术人性化,以及操作系统研发上取得进一步进展。

4.网络安全:与5G同步发展

宽带资本董事田溯宁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5G安全是5G生态系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没有安全就没有5G云网。“过去是病毒感染了你的电脑,到了5G时代,病毒有可能感染正在行驶的汽车,感染正在使用的智能家居设备。”

万物互联时代,连接的资产价值越来越高,随之带来的安全挑战也与日俱增。5G本身的特点使得保障网络安全是关键的基石,并需从发展初期开始关注。从而,与网络安全技术相关的创业项目也将获得更多的关注。以全面押注5G的宽带资本为例,其对安全的投资布局就包括包括芯盾、青藤云,以及亚信安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