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我离开老东家,3个月募到20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任倩,36氪经授权发布。

回顾过去一年里,三百多家创业公司轰然倒闭,三成投资机构名存实亡,资本募投断崖式下跌,新增GP数量也大面积“扑街”。可即便如此,萧瑟的寒冬中仍然有新生命在孕育。

2019年10月23日,原启明创投两位合伙人甘剑平和胡斌创办的渶策资本完成首支基金3.51888亿美元(约24亿人民币)的募集。无独有偶,离开北极光创投后,姜皓天带领的至临资本以短短七个月时间,实现了一期人民币基金的首次封闭。而由前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合伙人陆勤超和前分享投资医疗基金管理合伙人苏震波共同创办的丹麓资本,也顺利完成了首期5亿元基金的募集。

在此之前,更为人熟知的“单飞”大佬是前KKR全球合伙人、KKR亚洲私募股权投资联席主管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刘海峰以及前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亚太区总裁黎辉。

2019年4月,由刘海峰、华裕能共同创立的德弘资本完成超过20亿美元的首期美元基金募集,加上同期人民币基金,募资总规模达25亿美元。随后,由黎辉创立的大钲资本完成超20亿美元首支美元基金的募集。

这与当下惨淡的大环境似乎背道而驰。过去5年,VC/PE行业身处一场史无前例的急速狂奔中,2017年总募资额更是一举创下万亿级的历史新高。而从2018年开始,情况急转直下,募资难变成常态,2019年更是有诸多机构“悄悄离场”。

寒冬中出走的GP:“跑了美国13个州,10天开了24个LP会”

经历过经济周期的投资老手们,从不畏惧投项目、管项目。“单飞”基金第一难,难在募资上。据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新成立并完成登记的VC/PE数量只有58家,与巅峰时刻2015年相比,连1/60都不到。

甘剑平和胡斌创立的渶策资本应该是最受关注的新基金之一。不到三个月时间,首支3.51888亿美元基金获得超额认购,最终关账规模超过2.5亿美金的目标并达到出资人承诺的上限。

从结果看,这支基金超出预期,但背后艰辛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早先在美国募资时,胡斌曾发朋友圈感慨道:两人14天10个工作日连轴转,开了24个LP 会议,跑了美国13个州、17个城市,坐了11次飞机,2次火车,自驾车2400公里。胡斌称,整个美国的行程只有一件事——开会。

对于甘剑平来说,对于资本寒冬感受并不强烈,而“单飞”是希望打造一个小而精的团队。在他看来,VC行业发展历史悠久,最好的VC模式是像游侠一般,一身武功,在江湖上晃荡,见到好的项目就以最快的速度敲定。

1998年即进入VC行业,2018年9月离开北极光创投后,姜皓天单枪匹马创立的至临资本也在短短七个月内,完成一期人民币基金的首次封闭,同时出手了多个项目。

中国初代VC的代表人物之一卢蓉也被爆出离开供职13年的DCM,创立早期投资基金Atypical Ventures。在此之前,她曾担任DCM董事合伙人,主导了近20笔投资,后短暂加入由老虎环球基金合伙人陈小红创办的私募基金H Capital。几乎同期,原光大控股CEO陈爽称离开光大控股,正在筹建一只新的大湾区基金。

与此同时,丹麓资本、云时资本、源来资本、蜂巧资本、亚赋资本、宽窄创投、宸曦资本等十几家VC新秀们也在2019年崭露头角。他们中间绝大多数创始人曾在知名投资机构成长起来,又在行业低谷期选择出走。

比如,云时资本创始人彭创,曾在高瓴资本任职,后成为洪泰基金管理合伙人;源来资本创始团队来自银泰资本、青松基金、明势资本等机构;蜂巧资本创始人屠铮先后在达晨创投、啟赋资本供职;宽窄创投创始合伙人潘金菊,曾担任春晓资本投资副总裁;宸曦资本创始合伙人查嘉玥,曾在北极光创投任投资经理;而亚赋资本的投资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于原渣打银行全球私募股权团队。

这些新基金出手速度普遍较快。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0日,蜂巧资本已完成4亿元首期基金募集,投资案例超10起;云时资本投资4起;值得一提的是,由京东集团和京东物流发起设立的第一支人民币基金汇禾资本已完成首期交割,规模15亿元,目前投资案例也有3起。

科学家转身做投资,“技术派”开始主导VC/PE圈

要说2019年VC/PE行业最大的“变量”,莫过于前阿里云首席科学家闵万里和前YC中国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陆奇的入局。

6月21日,前阿里云首席科学家闵万里发布内部信,宣布离职。闵万里在内部信中透露,他创办了一个风险投资基金。

当时投资界(ID:pedaily2012)独家获悉,闵万里创立的新基金名为北高峰资本,英文名North Summit Capital,首期基金规模达数亿美元,目前部分资金已经到位。其中,北高峰资本背后拥有来自中东的LP,而该LP也是孙正义软银愿景基金的重要出资人。

据了解,北高峰资本办公地点在深圳南山区,那是中国科技创新最活跃的地区之一。新基金将以“技术+资本”双驱模式,投向传统产业(制造业,农业,医疗)周边。

闵万里成立新基金,只是科学家投身VC大潮的一个缩影。2019年11月,在仅掌舵YC中国一年多后,因战略调整,YC退出中国,陆奇决定“单干”,创立新基金奇绩创坛,继续将YC模式本土化。

在此之前,他的履历相当精彩。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1998年加入雅虎,2007年任雅虎执行副总裁;2008年加入微软,任全球执行副总裁,这是有史以来,华人在科技领域获得的最高职位。2017年1月,陆奇选择回国加入百度,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百度董事及董事会副主席,被视为百度复兴的“关键先生”。

回国3年,从百度到YC中国,再到奇绩创坛,陆奇不想放过中国成为创新大国的每一次浪潮。尽管YC退出中国市场,但一直想要建设新的创新生态的陆奇选择坚持。

目前奇绩创坛美元基金募资已基本完成,人民币基金还在进行当中。并且,陆奇团队对于奇绩创坛的规划也相当清晰——“团队、模式等都没变化,后续重点专注于继续招生,将在中国用完全本地化的YC模式专注地服务好中国早期创业公司。”

2019年,被众多投资人称为国内科技投资的元年。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说过,最好的投资人应该是懂产业的投资人。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也不止一次强调,未来将有更多有科技背景的VC出现,成为“新贵”。

今后,或许“技术派”将渐渐主导VC/PE圈。

那段GP暴走的疯狂岁月:几乎每个月都有明星投资人离职

尽管不断有投资人单飞,但相比五年前的那场浩浩荡荡的VC大裂变,这些新基金显得低调许多。

2013年9月的一晚,张震、高翔、岳斌开了一次“遵义会议”,两瓶茅台酒下肚后,三人酩酊大醉。几天后,他们正式向老东家IDG资本请辞,创办高榕资本。2014年4月,曹毅找到王兴、张一鸣,告诉他们自己打算成立一只基金,一个月后,新基金源码资本就完成了1亿美元的募集。仅过了一年,源码资本又火速完成了二期基金的募集。

彼时“双创”大潮如一根导火索,迅速推动了诸多机构合伙人的“单飞”。高榕与源码正是这场VC巨变中的两个代表。

2015年之后,VC裂变进入高峰期,几乎每个月里都能听到明星投资人自立门户的消息,声势浩大。愉悦资本刘二海、峰瑞资本李丰、创世伙伴资本周炜、火山石资本章苏阳、沸点资本涂鸿川、云九资本曹大容……彼时一大批明星投资人从老东家出走,另起炉灶,掌握比以往更多的主动权。甚至2018年,仍有丹麓资本、夏尔巴资本、星陀资本等老牌VC投资人离职创办新基金。

当然,不只VC,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快速裂变的还有PE。

2016年除夕前,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亚太区总裁黎辉离职消息传出。此时距离他在2015年7月从孙强手中接掌华平中国区不过半年有余。之后,大钲资本宣布成立。2019年,大钲资本完成20亿美元首支美元基金的募集,且吸引华平投资前中国消费团队合伙人陈伟豪加入,担任合伙人。

另一重磅的PE机构大佬也选择在2016年离开。2016年8月,KKR全球合伙人、KKR亚洲私募股权投资联席主管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刘海峰宣布离任,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另一位全球合伙人华裕能,他们之后共同创建自己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德弘资本。也是在2019年,德弘完成超过20亿美元的首期美元基金募集,加上同期人民币基金,德弘资本募资总规模达25亿美元。

曾有投资人打趣,过去几年,躺着就能把钱赚了。可之前靠运气赚的钱,如今凭本事全亏光了。时也运也,转瞬即逝,下一波VC裂变浪潮会在何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