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ay疑下线借贷业务OKash,“超级应用”之路再起波澜


今日,非洲媒体 Techpoint 报道称,非洲金融科技产品 OPay 下线了其借贷产品 OKash,同时在 Google Play 上删除了关于其借贷业务的说明。

这可能与一则关于 OPay 母公司 Opera 的指控有关。

OPay 的母公司 Opera 是一家诞生于1995年的老牌挪威浏览器公司。2016年,昆仑万维和奇虎360收购 Opera 。随后,在周亚辉的带领下,Opera 在非洲、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迅速拓展规模,并于2018年上市。同年,Opera 孵化了旗下金融科技产品 OPay。

OPay 诞生后,迅速吸引大量目光,于去年不到半年时间内先后完成两轮融资,融资金额达1.7亿美元,投资者包括美团点评、IDG 资本、红杉中国、源码资本等明星资本。

在资本助力下,OPay 一路朝着超级应用之路狂奔,陆续推出打摩的业务 ORide 、打三轮车业务 OTrike 、巴士购票平台 OBus、外卖业务 OFood、投资理财平台 OWealth 和线上借贷平台 OKash 。

但 OPay 的超级应用之路并不平坦。去年11月,据非洲媒体 WeeTracker 报道,OBus 业务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暂停运营。OPay 随后对此回应称,并非暂停了 OBus 业务,而是在调整商业模型。据36氪出海观察,今日凌晨,twitter 上有用户称“这是 OBus 停止服务的第53个纪念日”,这也意味着 OPay 的“商业模型调整”或许还没完成。

图源:截图自 twitter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6日,投研机构 Hindenburg Research 发布报告称 Opera 旗下借贷产品 OPay 、OKash 、OPesa 和 CashBean 公然违反谷歌条例。这四款产品分别在尼日利亚、肯尼亚、印度等地提供借贷服务。

Hindenburg Research 报告显示,OPay 的母公司 Opera 上市之后,其主要产品 Opera 浏览器市场占有率即迅速下跌,其在主要市场非洲占有率已由其40%左右的巅峰跌至不及12%。

同时下跌的还有 Opera“浏览器和新闻版块”版块的毛利率,报告指出,根据 Opera 2019 Q3 财报,这一数据由7600万美元下降至59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2.6%。

Opera 的现金流也由正转负。2018年1-9月,Opera 的现金流为正的2170万美金,而这一数据到了2019年同期转为负2450万美金。

在这一背景下,Opera 上线了金融科技业务,这一版块占收入比从2018年的0迅速增长到2019年 Q3 的42.5%。而 Hindenburg Research 认为,这一版块是以短期借贷为核心的。

Hindenburg Research 质疑,Opera 的短期借贷盈利能力有限。一名 Opera 借贷产品前员工告诉 Hindenbur Research ,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借贷产品的用户甚至不能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更遑论偿还贷款。

不过,真正引起争议的是,Opera 旗下包括 OPay 在内的4款提供借贷服务的 app 全都违反了谷歌关于短期借贷的规定。

2019年8月,谷歌更新了其关于短期借贷的政策。新规定显示,个人放贷软件不能要求用户在60天内还款。而 Opera 旗下4款放贷产品,全部宣称其放贷周期在91天-365天范围内,但实际放贷周期在7-29天不等。

图源:Hindenburg Research

而同样的“言行不一”还存在于收取的贷款利率上。据 Hindenburg Research 研究,Opera 旗下的借贷软件实际收取的贷款利率比平台宣称的最大贷款利率高出十倍不止。

图源:Hindenburg Research

此类行为同时违反了谷歌另一规定,即关于应用程序的描述不能是有误导性的。

Hindenburg Research 认为,由于 Opera 的借贷交易大多发生在安卓 app 上,当谷歌注意到其违规行为,Opera 整条借贷业务线都有消失的风险,而这将会对其原本就在恶化的财务状况造成沉重一击。

截至发稿前,针对 Opay 下线 OKash ,尚无官方回应。但36氪出海观察到,在 Techpoint 这篇报道之外,社交媒体 twitter 上也有用户反应这一问题。而 OKash 的疑似下线,很难说与 Hindenburg Research 的报告没有关系。

不过,对于这份报告,Opera 在其投资者网站上回应称,这份存在大量的错误、无事实依据的陈述以及具有误导性的结论与解释。

文 | 雅琪@36氪出海

编 | 小纯@36氪出海

图 | 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