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线上大班直播触达更多学生,Vedantu C 轮融资累计已达 2400 万美元


Vedantu是一家位于班加罗尔的初创公司,致力于为12至18岁的学生提供学习应用程序。此轮融资由全球知名风险投资公司GGV Capital领投,共计2400万美元,将这家成立5年的初创公司的C轮融资规模扩大到6600万美元,迄今为止Vedantu总融资额达到8200万美元。随着现金的注入,Vedantu希望为更多的学生提供服务,扩大品牌知名度。

印度是世界上学龄人口最多的国家,该国的家庭愿意投资于子女的教育,以改善他们的生活,每年印度约有100万学生希望攻读本科课程。

(Vedantu创始人团队)

印度的教育体系面临两大现状,首先是教育的投入不足。我们拿财政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来看,2016年以来印度这个比例稳定在3%到4%之间,为了形成参照我们拿中国对比,中国这个数据是多少呢?4%-5%左右。看起来水平是近似的,但不要忘记中国的GDP体量是印度的5倍以上,同时印度的人口更多,结构更年轻,因此学龄人口使更多的。如果比较人均教育支出两国差距就很明显了,中国是900-1000美元/人,而印度只有不到100美元/人。

第二个现状是教育结构的不合理。尽管印度教育投入很低,但印度的高等教育资源并不稀缺,印度的教育结构可以拿一个倒金字塔来理解,国家对高等教育投入巨大,但基础教育薄弱。这种策略可以确保高等教育选拔出的学生得到最顶尖的培训,他们在极艰苦的条件下依然能够脱颖而出,是不折不扣的优秀学生,投资这些学生可以拉高国家科研水平的上限。

但那些自学能力稍差,排名中游的学生由于缺乏合适的引导,不得不在残酷的竞争中被淘汰。用数据来理解的话我们可以发现,印度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口占总人口的9%,中国仅3%;然而把小、初、高、职业学校除去之后,中国只有6.6%的人口没有接受过教育了,印度则是惊人的41.4%。

于是我们看到印度教育市场的现状便是 1)倒金字塔基础不牢固,高等教育缺乏持续稳定且优质的生源供给,高等教育人口量多质低,学历价值缩水。2)人才流失情况严重。印度是世界上科学家和工程师持续出国移民人数最高的国家,出生在亚洲而后在美国成为科学家和工程师的296万人当中有95万人来自印度。

Vedantu瞄准印度市场的痛点,瞄准家庭收入水平较低,教育资源稀缺的学生人群,给予了他们国家教育体系没有兼顾到的中小学课堂。Vedantu的付费课程班容量可以达到600人,免费课程更是有2000人。

平台已经积累了超过75,000个付费用户,公司预计今年这一数字将超过100,000。 这些订阅用户在平台上的消费额度区别较大,只订阅某个细分方向课程只需要花费100卢比(1.4美元),如果订阅的是长期课程,用户可能花费50,000卢比(700美元)。 每月有超过2500万用户访问Vedantu的应用程序或网站,访问免费课程。

GGV Capital的执行合伙人Hans Tung将加入公司董事会,这也是该投资方案的一部分。他认为Vedantu的WAVE产品已经到了拐点, 他说,WAVE使教师能够提供“卓越的结果,因为它可以一次为许多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教育。 我们很高兴与Vamsi和Vedantu团队合作,并分享GGV的全球专业知识和网络,以帮助他们为印度及其他地区的数百万学生扩展和塑造学习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