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打印机被网课“拔苗助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李北辰”(ID:future-is-coming),作者:李北辰,36氪经授权发布。

对于人类社会这个复杂系统而言,一个长期波澜不惊的冷门市场被点燃,有时的确是突如其来。

譬如起初很少有人预想到,疫情除了带来网课系统的增长,紧随其后的还有家用打印机市场的火爆。

根据媒体报道,在网课即将开课的2月22日前那一周,喷墨打印设备销售额同比增长2.5倍,激光打印设备销售额同比增长74.43%。在2月15日至3月15日,天猫打印机成交量同比增长76%,在搜索词上,家用学生打印机同比增长16倍。京东数据也显示,今年2月,家庭打印机成交额同比增长了215%,墨盒销量也翻了两番。而其他一些平台及线下门店,有些打印机甚至已经脱销,还在销售的,也有一些默默上调了价格。

这并不难理解,有数据显示,在疫情期间,全国有2.65亿学生和1600万老师正在使用在线教育系统,考虑到一个孩子的课业资料,对于一个家庭而言堪称卷帙浩繁,他们的确有理由配置一台打印机。

所以有人说,从窄众到小众甚至大众,家庭打印机或许会慢慢向“主流”靠拢。

真的是这样吗?

你买不买?

与你的直觉相符,自从1976年第一台喷墨打印机诞生,在过去50年,家用打印机的普及率远远谈不上主流家电。

这当然和其“配件”属性有关,“配件”往往意味着“非刚需”(要知道,很多笔记本电脑用户连鼠标都不用)。另外,在过往多年的课业系统中,电子资料的使用并不广泛,网络信息远非今日这般发达,这也进一步强化了家用打印机的“非刚需”。

不过近些年来,伴随着中产家庭对物质丰裕的追求(看看“小家电”市场的充盈便知),小型家用打印机的普及,以及移动互联网的便利,都为打印机进入更多家庭埋下伏笔。

而疫情催生的网课,为这一过程按下加速键。

为了印证上述打印机市场的宏观数据,我也采访了数位最近买了打印机的小学生家长,一部分家长明确表示:孩子上网课以来,打印机帮了大忙。

“原来都不用自己打印,是网课才需要自己打印出来做练习”,一位母亲告诉我,“一般老师会在周末布置好一星期的作业,其中语文相对最多,除了每天的练习,还要打印背诵的诗词,看图说话等等。数学和英语就是练习题,其他科目相对较少。一般每科一个星期正常是5-8页,没有打印机根本就玩不转,外面很多店都不开门。”

不过也有家长表示“不会买”,理由除了最质朴的“省钱”,通常还有“占地方,没处放”,“每周去外面或者公司打印一次就足够了”。

其实所谓“省钱”,也许更多是出自家长的戏谑,因为相比其他深不见底的教育支出,一般的家用打印机并不算贵。据媒体报道,从人们在电商平台购买打印机的轨迹来看,基本是从价格数百元的带WiFi的小型喷墨打印机,到带USB接口的小型喷墨打印机,再到千元左右的墨仓式打印机,最后才是激光打印机。

真是刚需?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人在搜索家用打印机时发现,排名靠前的往往是美国和日本等国外品牌(这与中国打印机品牌发展较晚有关)。而国外品牌决策流程通常较慢,临时调整并不容易,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打印机需求量激增的态势至少延续至下个月。

乐观者则对这一市场长期看好。譬如IDC就认为,由于教育的需要,打印机逐渐成为1-3级城市家庭的标配,这一趋势正逐步向4-6级城市渗透。考虑到2012-2014年(龙、蛇、马年)出生的儿童陆续在2018-2021年入学,家庭教育市场仍有2年的高速增长机会,打印机厂商应抓住今年和明年的机会大力开拓家庭打印市场,提升硬件保有量,并在未来几年通过耗材的销售获取持续的利润增长。

不过,亦有观点认为,随着复课的逐渐到来,没有购买打印机的有娃家庭,或许也就不会买了。

当然,家庭打印机的应用场景不止教育,除了有娃家庭,在一二线城市一人户或两人户的年轻家庭里,同样有对打印机的需求。

我特意咨询了一下,我身边就有不少人很早前就配置了打印机,他们之中有自由职业者,大学老师,企业员工,购买打印机的目的包括随时打印课题报告和签证材料等等。

不过他们中大多数人承认,打印机为生活提供了便利,但还远远谈不上“刚需”。

你知道,在如今这个技术跃迁的时代,的确有些东西属于“用了就回不去”系列,在我的经验里,它们包括无线降噪耳机,智能门锁,智能马桶盖,扫地机器人,等等。但家用打印机属于这个系列吗?我并不确定。

为啥这么说?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上面列举的那些新产品,其实都是对旧事物的智能化迭代,有着很扎实的演化脉络和替代基础,那些旧事物早已深嵌在大众延绵多年的日常生活中(顺便一提,为什么智能音箱没有大范围普及?核心原因是连音箱本身都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刚需)。

从这个意义上,你会发现打印机不一样,它自始至终没被大众完全接受,在特殊时期,它随着特殊需求而来,也可能随着需求远去,回归均值。

所以,一直不太被家用市场关注的打印机,或许还需要更强的不可替代性,更长的时间,才能挤进城市家庭日趋拥挤的房间。

作者: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