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效应凸现,中概股接连遭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油醋,36氪经授权发布。

瑞幸“自曝”的一周内,爱奇艺“被打”,跟谁学狂跌,好未来“排毒”。人们开始担心又一场围绕中概股的“攻击”来了。

但事实上,细究三家公司的遭遇会发现,与其说这是中概股被集体针对,倒不如说是瑞幸造假事件之后,几种不同形式的连锁反应。

北京时间4月7日晚,研究公司Wolfpack Research(下称WR)在其官网发布研究报告,显示爱奇艺在2018年上市之前即存在诈骗行为,并且预测爱奇艺对2019年的的营收进行了80-130亿人民币左右的夸大,在用户数量方面的夸大达到42%-60%。此前发布做空瑞幸报告的浑水表示在此份报告中对 WR 提供了帮助。

受此事件影响,爱奇艺股价一度跌幅超过10%。爱奇艺方面于4月8日发表声明回应做空报告“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与爱奇艺有关的误导性结论和解释”。截止北京时间4月8日收盘时,爱奇艺股价上涨3.22%。

▲浑水公司发推

在此之前,4月3日,另一家中概股公司,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发布2019年全年财报。作为瑞幸财务造假之后第一家公布财报的中概股公司,跟谁学受到资本市场的极大关注。财报显示,跟谁学2019财年的净收入为21.15亿元人民币,现金收入为33.5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都超过400%。净利润涨幅超过10倍。

但亮眼的财报并未转化为公司股价的提振。相反,截止美国时间4月3日收盘,跟谁学收报32.92美元 ,单日下跌15.6%;截止美国时间4月7日收盘,跟谁学股价下跌3.5%,收报33.40美元,盘后甚至一度跌到27.06美元。

无独有偶,另一只在线教育中概股好未来在4月8日早间发布公告,“自曝”在内审过程中,发现某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密谋以伪造合同及其他文件的方式夸大“学而思轻课 (light class) ”销售数据的行为。公告中显示此“学而思轻课”的销售额占好未来2019财年总收入的3%-4%。

公告发出在4月8日美股收盘后,好未来盘后股价从55.82美元一度跌到41.2美元,跌幅超过26.19%。截止美国当日时间晚上8点,股价回升至45.9美元,跌幅收窄到17.77%,市值蒸发超414亿人民币。

前有瑞幸造假,后有三家中概股公司陷入窘境,人们不由担心中概股将再次集体遭到做空势力针对。但事实上单从目前的信息来看,这三起事件尚不能证明中概股正在被集体针对,更不能说明中概股“查一个暴雷一个”。它们更像是一场瑞幸造假的连锁反应。

WR 对爱奇艺的做空报告与针对瑞幸的匿名报告一样,都由浑水发布,使得人们第一时间将两者相提并论。但仔细阅读 WR 的报告会发现,它在一些证据和推论上其实值得商榷。

比如其对爱奇艺年报中平均移动DAU(日活跃用户数)数据的质疑,WR 以19个城市同一周的4天(三个工作日及一个周末)为样本进行估算,并与爱奇艺公布的数据进行对比。但事实上样本时间段过短会带来很大误差。比如视频网站的观看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受当时所播剧集热度等其他因素影响,活跃用户人数在一年中呈波动趋势。以所取仅4天得出的DAU数据作为全年数据,其数据的可靠程度存疑。 

这份报告中还写到,“爱奇艺声称平均移动DAU为1.8亿”,但PingWest品玩查询爱奇艺2018年及2019年报发现,其公布的平均移动DAU数据分别为1.35亿和1.4亿,并未找到“1.8亿”的出处。

WR 的这份报告留给爱奇艺不少解释的机会,它不像针对瑞幸的那份匿名报告那样细节详实、证据充分。但它依然在发出后对爱奇艺股价带来冲击,并引发广泛的关注,这都与它发布的时间有关。有不少市场人士就怀疑 WR 是在“蹭热点”,报告早已完成,但此次专门选在瑞幸造假的余波未平之际发出。

而另一家被做空的公司跟谁学,虽然4月3日的财报后股价大跌引发了广泛关注,但事实上针对它的做空报告也早在2月就发出。今年2月26日,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下称GR)发布了一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认为其存在夸大盈利能力的问题,而且公司CFO上市前突然变动也令人怀疑。

盈利能力方面的指控主要在两方面。一是跟谁学在成本支出类型与同行业相似,且销售人员与教师薪酬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至少30%以上的状况下,毛利率却比大多数竞争对手高20%,并且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持续盈利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GR 因此认为跟谁学夸大了毛利率的数据。

另一方面,GR 通过对比跟谁学的信用报告中七个主要经营实体2017年及2018年两年间的净利润数据,以及跟谁学向SEC提交的财报数据,推算出它的七个经营实体在2018年夸大了74.6%的净利润。报告表示,一家中概股篡改财务数据的“警告标志”就是它提交给SEC的财报中的数据要比信用报告中好看的多。 

在做空报告中,GR 还质疑跟谁学CFO位置在上市前发生的变动。跟谁学原CFO、创始人之一的宋欲晓在公司申请IPO的几个月前以家庭原因辞职,继任者是沈楠。GR 追溯沈楠其人,并不能查到沈楠曾任职CFO的公司“China Sinoedu Co., Ltd”的工商信息,但却发现Sinoedu作为一个品牌归属为一家名为“北京新诺阳光国际”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经过调查后发现Sinoedu在大量涉及教师欺诈案件的报道中出现。GR 因此对沈楠的个人诚信及名誉提出质疑。 

对跟谁学的做空是一个发生在2月的做空个案,其股价在这份报告后已经出现持续的下跌,不少空头此前也已经取得”收获“。而原本可能还期待靠这一次亮眼财报挽回股价的跟谁学,却又因瑞幸的造假而连带着一起损失了可信度,股价也再次出现了大幅的下跌。

▲Grizzly Research披露,跟谁学净利润数据存在夸大

至于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好未来,由于采取了“自查”方式,因此第一时间让市场联想到瑞幸。但对比好未来和瑞幸的处境,以及从好未来的公告来看,好未来的自查更多是一种主动的自我检查,并非瑞幸那样迫于SEC和财报审计的压力下作出的被动之举。

好未来这一次“自曝”涉及的金额不大,其目的可能在于向资本市场释放一个自己“值得信任”的信号,以相对小的代价自切阑尾,并且博得投资者信任。但此次“自曝”发生在瑞幸造假事件后,这次主动的“排毒”是否会引火烧身,好未来的股价是否会进一步下跌,许多事情尚未可知。

诸多彼此本无直接关联的事件,被瑞幸的恶劣造假裹挟到了一起,而且还将继续催化出一场围绕中概股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