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 5000 个用户,却估值一亿美金?音频社交产品出了匹「黑马」


你能想象,自己某天可以跟大作家、大明星们像朋友一样自在地聊天,探讨时事、艺术等各种彼此感兴趣的话题么?通过一个叫 Clubhouse 的 App,这种场景有可能实现。

在 Clubhouse 上,最近就有人发起了一次聊天,主题是关于疫情对美国经济、社会的影响。参与这次对话的有美国的作家,曾供职于联邦调查局的官员,还有奥斯卡演员 Jared Leto、喜剧明星 Kevin Hart 等等。

Clubhouse 是一个音频社交软件。核心功能是方便用户快速创建聊天室,讨论各种话题。聊天室是开放式的,任何注册用户都可以进入。如果你想参与话题讨论,就点击按钮示意。房间的创建者会决定谁具有发言权。

这个功能似乎简单到毫无竞争壁垒。然而,Clubhouse 的使用者却来头不小。有 Lyft CTO 等硅谷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知名的科技评论家,也有关心时事的好莱坞的明星、艺术家。

Clubhouse产品页面|Paige Leskin/BusinessInsider

Clubhouse 为这群人提供了一个线上聊天的场景。他们在这个软件上讨论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还有涉及到美国时事政治、人口群体发展的问题。深入参与过讨论的用户,表达了对这款产品的强烈好感,觉得收入颇丰。

也有人认为,Clubhouse 只不过是这群精英阶层的自嗨。更多人则在四处寻求一个邀请码,希望能挤进 Clubhouse 一探究竟。不论风评如何,资本界用实际的大额投资,以及高额的估值,表达了对这款产品的看好。

目前,Clubhouse 还没有正式上线,目前也只有五千来个测试用户,估值却高达一亿美金。Clubhouse 甚至引发了一场投资竞标赛。

Uber 的第一个机构投资者 Benchmark 先报价 8000 万美元。之后投资了 Facebook、Twitter 等标的的 Andreessen Horowit 基金(a16z)给出更高的价格,最终以 1 亿美元估值,投资 1000 万美元,外加 200 万美元从 Clubhouse 股东手中购买该公司股票,赢得这场投资战的胜利。

Andreessen Horowit 能否投出下一个 Twitter,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毕竟,这些年昙花一现的社交产品不胜枚举。只是 Clubhouse 投资热背后,这款产品的确也带来了不少关于社交产品的新思考。

高价值信息,实时播客,反颜值属性

对 Clubhouse 赞不绝口的用户,多数表达了自己参与 Clubhouse 聊天室讨论后,在某一领域或者某个话题上获得了高价值信息。

风险投资公司 Lux Capital 的合伙人 Bilal Zuberi 公开表示,Clubhouse 是唯一引起他的兴趣的社交音频应用。他在收到 Uber 一位高管的邀请后加入 Clubhouse,现在每天会花半小时收听上面的对话。

有次,Zuberi 和妻子参与了一场有关美国种族问题的讨论,美国说唱歌手 MC Hammer 也在其中。活动结束后,Zuberi 的妻子在推特上写到:Clubhouse 好极了。

Clubhouse App | Tony Zanders

Clubhouse 的使用体验,还有一点让投资人 Zuberi 印象深刻,他说:「几乎所有的社交媒体都要求人们盯着屏幕看。Clubhouse 是第一款我不需要盯着屏幕看的社交 App。」

收听语音讨论时,你可能在做饭,在打扫卫生,或者其他事情。语音是一种快速交换信息,并且能给用户带来现场感的方式。重要的是,它不会完全占据用户的注意力,也不会让人有陷入被他人关注外貌仪态的负担之中。

另一位美国的投资人 Leo Polovets 形容,Clubhouse 的聊天室有时很像一场技术会议,当他们讨论到一个技术相关的话题时,可能这个领域知名的技术专家就会出现,一同参与讨论。Polovets 说:「这几乎就像是有观众参与的播客。」

播客近期又迎来了一轮复兴。它的核心价值在于给予听众高价值信息的内容。不少人看到优质的播客都会有先收藏后收听的习惯。有时候,事情一忙,可能就忘了去听。从目前的体验看,Clubhouse 保留了播客高价值信息的属性,但是在收听的形式上,做到了实时化。

Clubhouse 强调在线讨论的过程,当你收到对话开始的提醒,如果正好时间方便,就可以直接加入。相较于播客的纯收听,Clubhouse 还可以让你与主要的交流对象实时互动。

音频社交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国内外有不少产品都有类似功能。只是从需求上看,过去大多数语音连线都是娱乐、休闲、杀时间的方式。

实时、高效、高质量的讨论和对话是一种非常稀缺的互联网内容,如果有哪款产品能够促成这种内容的持续生产,必然会赢得对高价值信息有需求的用户的青睐。至少,目前小范围的用户测试环境下,Clubhouse 做到了这一点。

关注社交的流动性、自发性、协同性

疫情期间,在美国,有一款与 Clubhouse 属性类似的产品同样获得告诉的用户增长。它就是 Houseparty。它在一个月内的下载量达到了 5000 万,目前已成为包括美国在内的 82 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一的社交类软件。

Houseparty 是一个主打群视频聊天的工具,一个群聊的人数上限是 8 名。在这里,你不光可以和认识的朋友聊天,还可以自由进入到其他陌生人群组的对话中,跟其他人交流。

Houseparty App产品页 | Houseparty

Houseparty 和 Clubhouse 的共同点就在于社交的流动性。对于你感兴趣的话题,讨论,在 Clubhouse 上可以自由地选择。这种选择具有极强的自主性,你可以选择只倾听,有表达意愿时也可以选择参与讨论。

Clubhouse 并不是第一个试图播客实时化的产品。有个叫做 TTYL(Talk With Friends)的产品,允许用户跟朋友进行语音通话,甚至是深度问题的交流。不足的地方就在于,TTYL 局限于熟人关系,并没有把社交关系链打开。

熟人社交的弊端就在于,你首先得具有足够量级可以交流的好友数,与这个封闭关系链的好友交流还得安排彼此的时间,自发性严重不足。Clubhouse 的优势就在于这种自发性,时间是根据你自己的情况决定的。

对一个话题不感兴趣,就立马退出房间,去到下一个。在 Clubhouse 里,通过产品机制的设计,加强了用户在线上社交时流动的效率。圈子不应该只局限于几十个人的固定关系链。

有人评价说,Clubhouse 的发展方向可能是陌生人社交领域的音频版 ZOOM。Clubhouse 构建了一个深度讨论的场景,在这个场景中,社交的协同性因此变得非常重要。

如何让一个话题的讨论变得可持续,在冷场的环节,有哪些机制可以活跃气氛。科技作者 Nathan Baschez 就提出,可通过算法在冷场时有一些话题的提示,或者内置一些可以共同参与的社交游戏,内嵌 1v1 私聊的功能。

Clubhouse创始人保罗·戴维森|JD Lasica

语音社交背后是兴趣社交

目前,Clubhouse 还处在测试阶段,没有在应用商店正式上线,需要通过邀请才能使用。

关于 Clubhouse 未来发展的瓶颈,集中在开放之后,这个产品的用户关系链能否得到扩展,走出了小圈之后,在更大的用户基数下,高质量的内容讨论能否持续。

有业内人士分析,诸如喜剧、诗歌、音乐表演等类别的节目可以很自然地和 Clubhouse 结合起来。「因为艺术家、明星可以创建相关房间,并立即将他们的粉丝拉到房间里开始现场表演。」

关于 Clubhouse 的模式,也形成了「Clubhouse for X」的讨论。围绕特定主题、领域、兴趣的群体创建类 Clubhouse 的产品。比如,读书俱乐部、育儿交流、语音拍卖、B2B 销售等等垂直类的社交。

这也是 clubhouse 可能发展的方向。成为以主题兴趣驱动的实时社交软件。语音社交的背后,更是一种兴趣社交。兴趣将人群划分不同小组,以「小组」形式聚集用户,用户通过语音进行实时互动,是一种可能的形式。

只是,没有优质内容的兴趣社交,会成为一个伪命题。只有通过持续产出优质的社交内容,才能够吸引用户加入,进而形成稳定的社交关系链。而关系链是一款社交产品安身立命的根本。

时下,模仿者已经出现,留给 Clubhouse 成长的时间并不多。

责任编辑:宋德胜

图片来源:techcrunch